美国“重建中国”的背后,反映出的是软弱信号

说一段我自己的生活经历。我高中毕业后,还是一个二十左右的莽撞青年,行事冲动。毕业后无所事事的我被家里的一个亲戚弄到合肥一家当时很有名的电器厂上班,那年夏天,回到老家小镇。刚好家里请人干活,需要去街上买很多早点,招待帮忙的人。【就是那种油炸的米饺、油条、糍粑之类的,】于是我就去了离家不远的一个早点铺。早点铺的生意很不错,因为我需要的量大,所以我就把钱交了,预定了接下来出锅的所有油炸早点。就在我等候出锅时,一对父子来到油锅前,说是要买几个早点。

也是我自己嘴欠,本来我心里已经同意让他们买了先吃,但嘴上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声“这些都是我定好的”早点铺的方二爷是看着我长大的,笑着说“没事,我再放几个进去。”于是我也就不吱声了。可是没想到那对父子却来了劲。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老子在合肥买点心也是想买就买,你狗日的算什么。”虽然这“狗日的”在我们当地也算是个口头禅,一般岁数大的骂岁数小的,都没问题。可是关键这对父子我并不认识,且那个比我稍微大一点的年轻人嘴里也不干不净的开骂。我顿时有点恼火。立马对方二爷说不让了,我要先把点心拿走,当时我的脸色很难看,态度也很坚决。那对父子更来劲了,一口一个他们在合肥咋样咋样,在你这小地方还能被欺负了?说实话,我自己也在合肥打工,并不觉得在几十公里外的省城工作就会如何,实质上在当时,像我们这样年轻人去省城打工,还是颇受那些正式工白眼的。很显然,这位比我大的年轻人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在省城打工的。

这时候,方二爷对那个父亲说“这是某某某的儿子,你别骂他”,我父亲在当地还算得上一个稍有头面的人物,而很显然,那对口口声声不离省城合肥的父子也并不是真正的省城人,只是我们当地的。所以方二爷认识他,而他很显然也不会不知道我父亲的名字。但此时那对父子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抑制不住自己的骄傲。特别是那位父亲,更是咆哮“既然是某某的儿子,我就替他教训教训这个东西”嘴里说着,手就到了。一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当时整个人也懵住了。反应过来的我当然不干,一边回骂,一边坚决不让那对父子拿走点心。而就在此时,那位儿子的脚也到了。已经反应过来的我闪在一边,没有给他踢着。

这时候,冲动的魔鬼开始猛烈爆发。眼看自己不是这对父子的对手,可是实在又不甘心就这么被他们俩欺负。眼睛向白面案板上一瞥,看到了方二爷切油条的菜刀。没有丝毫的犹豫,一道亮光向那个年轻人劈了过去。年轻人下意识的用手一挡,顿时他的手上血光飞溅。万幸,只是划开一道口子,并没有把整只手剁下来,两个一老一少的“合肥客”面对这这把寒光闪闪的菜刀,反应也是很快的,配合也是挺默契的。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分头逃命。而我自然是要去追那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追了大约五六十米,我就被街上的邻居们拦住,并带回家。而此时得到消息的母亲,在把我一顿臭骂后,也立刻带着那位年轻人去了医院包扎伤口。

那个时候,还没有110,也不时兴报警。事情发生后,父亲当然没有饶我,痛扁一顿后,我被关在家里。父亲准备去医院和人家商议怎么处理这件事。可是没想到,一个当事双方的共同熟人带着那位父亲来到了我家。这位熟人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兄,在乡里做着不大不小的官儿。而此时我也知道,我的这位远房表兄居然是那位年轻人的远房堂兄。而表兄的来到,并不是来找我麻烦的,而是来告诉我,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再也不要去找他的那位远房堂弟的麻烦。原来,在医院里,那对父子不知道听谁说的,说拿刀砍他们的这个小子,在街上是一个小霸王【真的有点冤枉,虽然我的同学多,弟兄多,没事喜欢在街上三五成群的游荡,但从来也不打架啊】。你们这次得罪了他,以后还回不回家乡了?别到时候,一下汽车就被打。

估计是这番说辞吓坏了那一对合肥父子。觉得自己虽然在合肥打工,但终究每年都要回老家很多次。这要是得罪了当地的“流氓地痞”,以后回家肯定会有麻烦,所以不等我家人去找他如何处理这件事,那位父亲就找到了家里在街道上最有面子的远房侄儿,也就是我的那位远房表兄。表兄当然会来事儿,立刻跑到我家,把我一顿责骂,并警告我以后不要再找他们麻烦【天地良心,我怎么可能再去找人家的麻烦,自己动过刀后,身上也在打颤呢。何况又被父亲揍了一顿。其实那时候,我还算是一个挺腼腆的少年】。

最后那位父亲提出了诸多的要求,第一是医药费问题,这个没话说,第二是孩子的手受伤了,孩子还在合肥上班,最少一个月不能工作,需要我们赔偿误工费,营养费,我顿时又是一顿激动,不顾父亲严厉的眼色,跳起来说,让我再砍他一刀,我给他赔命。一旁的父亲一巴掌把我扇了回去。但那位父亲却不由得脸色大变。怔了一会,又提出了除了医药费另加五十元营养费的要求,这时候,母亲也从医院回来了,一听这个要求,赶紧拿出五十元,递给我的表兄。表兄拿过钱,又对着我告诫了一番,在得到我不再找麻烦的保证后,拉着那位父亲走出我的家门。

这以后,曾和那位骄傲的“合肥”年轻人在街道上打过几个照面,也是相安无事,有一次,甚至和他坐着同一辆中巴车从合肥回老家,一路上,二人对视几眼,始终没有说话。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不过在这里说一句,如果当时的治安条件如现在一样完备,我就得接受拘留+罚款的惩处了。所以,冲动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去做。

最近,美国政界高层出现了一种令我们瞠目结舌的言论。先是特朗普提出美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要求享受发展中国家的待遇,接着他的副总统蓬私先生又说是美国重建了中国,中国数十年来的经济发展,都是美国赐予中国的恩惠。很显然,这是在说美国是中国的恩人。我们把这两位美国大人物的话连在一起,可以得出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发展中国家】,你们这些受过美国恩惠的国家到了回报或让步的时候了【曾经帮中国重建】

这些言论的确是有些令我们瞠目结舌,每年军费高达七千多亿美元的美国,居然说自己是个发展中国家。这很明显是在歪曲发展中国家的定义。所谓发展中国家,是相对于那些发达国家而说,是有严格的数据定义标准的。联合国通过一种叫做人类发展的指数,采集各国的人口健康水平、教育和知识水平、生活质量水平等三种数据,并结合人均收入来决定谁是发达国家,谁是发展中国家。并不是说,只要还在发展的就是发展中国家。很显然,特朗普在耍赖皮,以抵赖美国应负的国际责任。而蓬私跟在特朗普后面说中国应该感恩于美国对中国的重建,看上去,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救世主面目,实际上是显示出美国在本次贸易战中的力不从心。这就像那堆骄傲的父子,在被砍了一刀后,想的已经不是如何报复,而是如何争取善后的利益了。

中美贸易战自打响以后,特朗普本以为自己人高马大,实力超群,中国应该会很快屈服。【美国可以端起中国的点心大快朵颐】,在被中国快速反击后,自信满满的特朗普自然不会认输,【毕竟他是高大上的“合肥人”】于是加大筹码,再次施压【没有拿到点心后,恼羞成怒,开始动手动脚】,但是很显然,中国还是没有被美国的威胁吓到,随之采取对等的回击。中美关系由此进入到更紧张阶段。甚至在南海玩起了军舰对对碰的游戏。这实质上已经等于我当年拿起的菜刀了。在经过一系列施压后,美国得到的并不是中国的妥协,而是被中国的快速反击。这很显然是出乎特朗普政府意料的。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和蓬私开始了善后的讨价还价。

-4  -3  -2  -1  0  1  2  下一页

2019年五大天文奇观,注定不平凡

尚陆网2019-02-18 16:27:50

8千士兵个个年薪千万,穷得只剩钱

尚陆网2019-02-18 15:43:12